中国时报社论劫贫济富的个人竞选补贴可废矣

895浏览 分类:无人圈新 2020-04-27

中国时报1日社论--劫贫济富的个人竞选补贴可废矣 全文如下:

 立法院三读通过《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》修正案,降低政党竞选费用补助金门槛,由全国不分区立委选举政党得票率5%修正为3.5%,小党将较有机会得到公费挹注,有利小党的发展。德国政党补助门槛为0.5%、法国1%,我国过去採5%的门槛设计实属过高,现调为3.5%虽仍过高,但至少是往对的方向修正。

 我们乐见小党的发展,一则,多元政党可以保障多元意见;二则,过高的门槛让财力较雄厚、募款力较强的大党垄断公费补贴,财力较弱的小党反而因高门槛设计而得不到财务奥援,道理上实在站不住。许多小党批评是「劫贫济富」,扩大政党「贫富差距」,并非无理。

 调降政党补贴门槛是正确的决定,但同法有关个别候选人一票30元竞选补助金的规定未同时取消,实令人有为德不足之憾。当初立法规定,由公费补助个别候选人竞选经费,目的在逐步建立公费竞选制度,希望选举回到「选贤与能」的初衷,而不是「选财与富」,盼望优秀的候选人不致于因为缺乏财力而处于劣势,让民主政治更臻成熟。但实施以来,不但不能产生鼓励公费选举的正面效用,反而流弊丛生,不妨举两个最近的事件。

 第一个例子是无党籍市长当选人柯文哲,透露打算将竞选补助款中的一千万还清父亲借他的房贷。此语一出,社会譁然,柯文哲的妻子不得不在脸书道歉,表示这是她的「不当想法」。竞选补助金隐含「事后公费补助」的概念,绝非变相「事后增加参选人财富」的赚钱工具。柯文哲的小额捐款及其他收入已足够支应选举支出,公费选举初始立意不但没有达成,「对人补贴」制度的瑕疵与矛盾却已完全凸显。

 进一步看台北市长选举的竞选补贴款,无党籍市长当选人柯文哲与国民党候选人连胜文均达到法定标準,柯、连均可获得补助款,每票30元,柯文哲可获2561万多元,连胜文获得1800余万元。其他5人不但没有资格领取竞选补助款,连200万元竞选保证金都拿不回来。这还看不出补贴款规定的荒谬吗?这7位台北市长参选人,财力或募款能力最雄厚的,就属连胜文与柯文哲,他们是最不需要依赖公费的两个人,结果,本来希望挹注财务弱势的选举补贴款,变成了锦上添花的「富人红利」,反倒是没有财力的人,不但拿不到补助款,还要损失保证金。这才真的是「劫贫济富」、扩大「贫富差距」。

 第二个例子,是最近被政论名嘴以竞选补贴款流向质疑的马英九总统。名嘴的逻辑非常奇特,他们认为这个竞选补助款「属于马总统的」,质疑为什幺是「国民党领走」?有趣的是,如果是属于马总统的,马总统自己不拿,反而让国民党拿走,让国民党用,这不是更显其无私,应该肯定吗?相反的,这些政论名嘴,不去问对「竞选补助款流向」保持缄默的蔡英文,钱怎幺用?流向何处?这种选择性的逻辑,似乎反而认为,候选人把竞选补助公款私用才是正途?

 当然,这些「奇特逻辑」的推论,也可能是「误会一场」,因为,按照《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》规定:「政党推荐之候选人其补贴费用,应由该推荐之政党领取。」马英九让国民党领走竞选补助款是依法有据。然而,这项法律也不是没有模糊疑义,因为其仅规定了由政党领取,但并未言明领取后係归属政党还是候选人个人。这样的模糊,也有陷人于不义的风险。

 而这个例子,实际上再度证明了补助个人的荒谬,以2012年对马、蔡的竞选补助款为例,马英九取得689万票,可领2亿673万4170元竞选补助款,蔡英文得票609万票,可领到1亿8280万7340元。不管当选或落选者,可领取的竞选补贴款,竟是总统4年薪水的好几倍,这是什幺道理?鼓励大家靠选举发财吗?

 而这两位参选人,依其所属政党的财力与募款力,根本不需要他们自己出钱选举,以公费补贴,到底意义何在?由此可见,公费补贴完全丧失原初立法精神,根本就应该废止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