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时报社论动手改革乱象丛生的台式民主

481浏览 分类:问题领域 2020-04-27

中国时报25日社论--动手改革乱象丛生的台式民主,全文如下:

 立法院本会期刚刚结束施政总质询,即将开始审查法案以及2015年总预算,行政院长江宜桦特别发表感言,期盼《两岸服贸协议》、两岸协议监督条例、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、《食安法》修正草案等攸关民生的重要法案能在立法院加速审查,顺利推动国家政务。

 江宜桦的态度堪称剀切,但是立法院法案审议的前景,却无法乐观。本会期可说是选举会期,九合一选举在即,地方议会就要改选,各县市议会都会提早休会,进入选举状态;立法委员虽然没有改选,但是在政党对决的情况下,仍无法摆脱选举干扰,施政总质询沦为秀场,总预算审议变为勒索,实在是必然的现象。

 另一方面,行政院提出的几个优先法案,其中大多数由于涉及敏感的两岸议题,存在有相当争议,在野党势必利用机会,大加表演,其通过的前景实在无法乐观。也就是说,本会期的立法院,国民很难期待它有什幺积极性的作为,建设性的作用。见微知着,这是台式民主的缩影,更是台式民主的悲哀。

 立法院在台湾民主发展史上的角色历经多次演变,政府迁台之初,立法院的意义在于展示「全中国」的代表性。万年国会的荒谬性,让人们把民主前景寄託在国会的全面改选,随着本土意识的昂扬,国会全面改选诉求的正当性越来越稳固。1992年国会全面改选后,「民主」似乎降临,立法院空前活跃,但立即出现了负面现象:金权政治氾滥、利益团体操控、地方派系大举进入中央,「老法统」的包袱不再,但「黑金」、「金牛」却成为严重的问题,到了单一选区制建立,中央民代地方化、利益化、世袭化的现象更为僵固,立法委员忙于选区经营、拙于议事问政,立法院的问政品质每下愈况。

 另一方面,政党恶斗与作秀政治也逐渐蔓延,国会运作的空转,让人们诟病,立法权凌驾行政权的问题,更恶化了行政效率不彰的事实。近日另一则不为媒体重视的国会新闻,就凸显了立法院运作的病态。

 日前,21世纪基金会、「口袋国会」等团体公布第8届5会期立法委员观察报告,这份报告係依据立法委员「法律提案量」、「法律通过率」、「质询表现」等五项指标进行观察评选。

 根据报告显示,第5会期整体立法委员的表现呈现是「重质询、轻提案」,全体立法委员平均提案量为5案,但也仅有36%的委员在法律提案表现高于平均值,且有28位委员提案数是零,完全没有提出任何法律修正案。在口头质询的部分,第5会期全体立法委员平均质询次数为45.7次,且55%的委员于口头质询的表现,都高于平均值,完全没有在所属委员会口头质询的委员只有2位。

 换句话说,立法院超过半数的委员都是以口头质询为其工作表现的重心,法律提案则较不受到重视。了解国会议事运作的人都能明白,所谓的口头质询往往就是立法委员作秀表演、羞辱政府官员的场合,多数质询没有实质内容,甚至脱离官员负责的政务,根本背离了原本监督政府施政的原始旨意。「重质询、轻提案」,恰恰好凸显台式民主的荒谬性。

 国会监督团体也观察纪录了行政、立法两院的互动,他们发现第5会期行政院所提之优先法案通过率仅有20%,且其中有6案都还没有离开行政院,竟也列为行政院优先法案。其中,陆委会、财政部两部会优先法案的通过率都是零,甚至很多法案送立院审议已超过一年以上,却依旧停留在一读程序。优先法案的僵滞,一方面是行政机关的怠惰,另方面更凸显立法院对行政院的箝制与凌驾。

 陆委会优先法案通过率为零,并不意外,因为这是蓝绿对决,在野党过分操控议事运作、恶意抵制下的必然结果。而财政部优先法案的通过率竟然也是零,不管原因在于立法院的抵制或是部会的怠惰,都是严重的警讯,毕竟财政政策是影响经济发展前景的一大关键,是刺激发展、排除障碍的重要槓桿工具。

 台式民主乱象丛生必须改革,政治学者法兰西斯‧福山检讨苏联瓦解后全球民主衰退现象,承认西方民主制度存在缺失,认为政治体系良窳关键在「强政府」、「法治」和「民主问责」3要素的兼顾,而这3项要素都与国会的功能是否健全息息相关,面对立法院问政品质低落,立委表现荒腔走板,思考新一阶段的国会改革,此其时也!
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